儿童智能产业能否成为下一个“风口”?

如今,一些80后面临着这样的纠结:正值为事业打拼的最好时光,但是又不甘心疏忽家中幼儿的教育与陪护,如何能做到鱼和熊掌兼得?儿童智能玩具机器人,特别是带有一定智能的儿童陪伴机器人,正好满足了这种需求。

  致力于儿童机器人研发、销售的江门市东方智慧物联网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清说:“科技取代不了父母,但是能帮助我们改变生活方式。孩子的生活需要陪伴,而不是智能硬件。基于云端的能力,机器人会在陪伴孩子的过程中不断学习提升,真正成为孩子的玩伴。”

  实现儿童智能教育和陪伴

  目前,家庭子女多为独生子女,儿童陪伴机器人能弥补孩子孤独成长的遗憾,具有情感替代作用,这是儿童陪伴机器人市场近年来逐渐兴旺的重要原因。

  去年,资深互联网专家段积超(网名“段王爷”)来江门高新区(江海区)讲授“互联网兵法”。今年,记者在微信上联系到“段王爷”。他告诉记者,他同时也是飞猪侠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创业团队骨干成员之一。飞猪侠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是儿童智能生活产品提供商和运营商。“飞猪侠”是该公司切入儿童用品的第一个品类,以物联网软件+育问答(育儿问答社区)+儿童智能用品为商业模式,实现儿童智能教育和智能陪伴。“80后对下一代的教育有两个鲜明的特点,其一是婴幼儿智能启蒙教育、其二是场景式陪伴,‘飞猪侠’正好具有这些功能,所以一经推出就大受年轻家长的欢迎。”段积超说,“飞猪侠”就是要做会学习的儿童智能教育陪护机器人,在“互联网+”儿童智能生活用品的逻辑下,以“飞猪侠”儿童电台和“飞猪侠”创客联盟为依托,实现智能机器人的实时学习和内容更新,和孩子聊得来,玩得好,会学习。

  今年初,奥飞动漫发布面向儿童及父母的乐迪陪伴机器人和嘉佳社交机器人。其中,定位为“学龄前儿童陪伴机器人”的乐迪陪伴机器人搭载了图灵机器人开发的turingos操作系统,具备语音识别、语义分析、情感识别、视觉识别、自学习的能力,可以让机器人听得见、看得懂、会思考决策、能察言观色,可以和孩子们一起成长。

  销售模式多样化

  江门市蓬江区奥漫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钟炎斌洞悉市场需求,结合儿童玩具产品的开发、生产情况,不失时机地销售起儿童玩具机器人。记者看到,这里展销的互联网搜索智能机器人,与手机连接,可实现网络对话功能。此外,一些遥控的多功能机器人还能唱歌、跳舞、讲故事、教小朋友学英语等,具有很好的儿童陪伴功能。今年以来,得宝玩具商行卖出儿童玩具机器人100多台,用户多为6—10岁的小朋友。

  成立于2012年的江门市东方智慧物联网科技有限公司,利用物联网技术,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研发出系列智能家居机器人,其中就包括儿童陪伴机器人“小优”。“小优”除了有一般智能家居的作用外,还能唱歌、跳舞等,具有早教功能,深受幼儿园小朋友的喜爱。该公司采取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方式销售,一年来在江门卖出了200多台,每台售价3000多元。

  飞猪侠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线上通过天猫和京东商城等电商平台进行销售,线下通过机场、高铁的汇智光华礼品店以及乐友等母婴渠道销售。

  业内人士指出,玩具市场需要重新优化销售模式。新兴玩具品牌如果还走传统的区域代理模式,将会限制品牌的长远发展。这涉及到商业模式的设计问题,电商发展到最后的终极业态,并不是颠覆实体,而是与实体店融合,形成线上与线下共同促进的o2o模式。

  市场迎来“风口”

  公开资料显示,我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母婴产品消费国,仅次于美国。据媒体报道,伴随着二孩政策的实施,全国智能婴幼儿看护领域有240亿元的市场空间。

  随着80后正逐步成为新家庭的主力军,由于工作原因,他们迫切希望有一款产品能及时关注孩子并与孩子共同成长。

  家长的需求决定着母婴市场的“饼”有多大。80后、90后是“互联网+”的一代,他们的成长有互联网的伴随,可以说是互联网的“原住民”。他们正处于必须花时间花精力为事业打拼的阶段,但是他们不愿意放弃对下一代的精致教育,包括儿童智能教育和陪伴。正因为如此矛盾的需求,儿童智能教育机器人、儿童智能陪护产品正逐渐为市场所认可。

  可以这么说,240亿元的智能婴幼儿看护领域产业,正是由80后、90后所创造出来的。未来5—10年,儿童智能机器人产业将以无法想象的速度起飞。儿童智能产业成为下一个“风口”绝不是无稽之谈。“飞猪侠”、“东方智慧”等公司瞄准的,正是儿童生活产品的消费升级和生活智能化的大趋势,这些公司整合专业的设计团队及儿童机器人技术,立志做领先的儿童智能生活用品提供商和运营商。

  “随着二孩政策的实施,以及更多江门市民对儿童陪伴机器人的了解,今后的市场一定会越来越大,我们的销量也一定会不断增长。”陈清说,儿童陪伴机器人市场正迎来“风口”。